生猪价格指数保险到底值不值?
2014-11-05 浏览 普通资讯
 最近一段时间,猪肉价格持续回调,这让彭州市生猪养殖大户徐少华再次愁眉不展:没有续保生猪价格指数保险,意味着这次又要“亏大了”。

  近年来,生猪价格周期性波动困扰着像徐少华这样的养猪大户,肉贱杀猪、猪少价高的恶性循环成为养殖户的噩梦。

  为增强养殖户对抗市场风险的能力,去年,彭州、龙泉驿在全省率先开展生猪价格指数保险的试点工作。徐少华就在去年8月与一家保险公司签订合同,投保生猪价格指数保险。今年以来,猪肉价格坐上“过山车”,徐少华获得的理赔款超过7万元。但到了今年保险到期,双方却没有再续保。

  作为养猪户的“避险工具”,生猪价格指数保险为何难以接续?

  划不划算?要看账怎么算

  一年前,徐少华为自己的1200头育肥猪投了保,按照试点政策,一头猪84元的保费,彭州市政府承担70%,养殖户自缴30%,即25.2元。

  当签下合同、缴纳3万多元保费时,徐少华心里不免有些犯嘀咕,“交了那么多钱,会不会白给保险公司了哦?”

  但他很快就尝到了甜头:2014年1月以来,育肥猪价格持续下跌,4月份达到最低谷,一直徘徊在11.2元/公斤,猪粮比也历史罕见地跌到4.5左右,达到了理赔标准。今年3月,徐少华收到了中航安盟保险公司发来的理赔信息,获得投保以来的第一笔理赔款,共计5250元。

  随着猪肉价格起伏,更多的理赔款汇到老徐账上,一年算下来,总共超过7万元。

  在另一个试点县龙泉驿区,今年1月底,人保财险公司与张斌、汪钴两位养殖户签订了生猪价格指数保险合同,共承保育肥猪数量达1万头。根据人保公司方面的数据,截至目前,已分别对两家养殖户赔偿30万元和74万元。

  对老徐来说,7万元赔偿,是雪中送炭,但他希望这场雪能够下得再大些。“由于保险赔付是按照猪粮比来约定,因此并不能完全覆盖养殖户的损失。”

  老徐估计,今年的亏损在30万元左右。

  技术难关:怎么赔难确定

  作为一项涉农保险创新,成都走的是一条由保险公司和养殖户“自发式”探索的道路。与传统的政策性农业保险不同,由于猪肉市场不确定因素太多,什么时间赔付、按什么标准赔付,都是尚待解决的难题。

  “根据保成本的保险原则,反映盈亏平衡点的猪粮比是生猪价格指数保险设计中的关键因素。”中航安盟公司彭州生猪价格指数保险项目负责人冯朝兴说。

  所谓“猪粮比”,通俗地说就是卖一斤生猪可以买几斤玉米。在保险期间内,若猪粮比低于保险责任约定的“猪粮比”时,视为保险事故发生,保险人按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

  但问题是,目前我国并没有统一的育肥猪交易平台,没有统一的销售地点、场所,也就无法确定每个参保养殖户育肥猪出售的价格。官方发布的统计数据成为解题关键。“但现在,省发改委、省畜牧局、成都市农委,都在发布数据。”人保财险成都分公司农险事业部负责人李波说。

  在实际操作中,人保和中航安盟都采用成都市农业信息网实时公布的育肥猪价格和玉米价格计算当下“猪粮比”。“简单地说,赔偿金额就是‘猪粮比’之差乘以玉米价格再乘以育肥猪重量。”李波说。

  接下来的问题也很头疼:育肥猪出栏数量如何确定?李波表示,由于试点规模小,人保公司采用现场派人“数猪”的方法,“但一旦大规模推广怎么办?”

  两大考验:公司农户如何双赢

  刚刚试点一年,为什么就停了?徐少华很纳闷。

  原来,去年彭州专门从生猪调出大县的补贴资金中拿出一部分钱,用于支付70%的保费。但是今年这笔资金被取消,“没有政府补贴,保险公司和养殖户都无法承担。”彭州市畜牧局副局长何瑞祥解释。

  即便是有政府补贴,一些养殖户还是觉得保费太高。专家分析,猪肉价格直接影响政府对CPI的调控,生猪价格指数保险具有准公共产品的性质。包括美国在内的国家,都对这类保险进行了财政补贴。但财政愿不愿意掏钱,还得看这个产品到底有没有效果。

  何瑞祥算了笔账:彭州市每年生猪出栏量超过50万头,若其中25%投保生猪价格保险,就有10万头的承保规模,按试点时的缴纳水平,政府需要补贴588万元。这对政府财力无疑也是考验。

  另一个考验是,保险公司如何找到盈亏平衡点。截至目前,人保公司已付赔付款超过100万元,远超过其75万元的保费收入。如果规模继续扩大,那也是保得越多,亏得越多。

  同时,养殖户的保险意识较弱,也是生猪价格指数保险推广面临的难题。“生猪价格有‘大年’和‘小年’,如果养殖户预计当年猪价‘坚挺’,就不愿意投保。”何瑞祥说。李波也举了一个例子,在龙泉驿开展试点时,一家养殖业主保费都交了,但思前想后仍觉得不划算,坚持要求解除合同。

  成都市农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将根据试点情况探索解题之道,力争在2015年在全市进行推广试点。(记者 张彧希)

  (原标题:成都或于2015年全市试点生猪价格指数保险)

(文章来源:四川日报)